新闻资讯

这种弥补效应的影响是很有限的

  在葡萄酒世界里,风土常被认为是最神秘的葡萄酒概念。一般认为,风土可简单地理解为葡萄树生长环境的总和,包括土壤类型、地形、地理位置、光照条件、降水量、昼夜温差和微生物环境等一切影响葡萄酒风格的自然因素。换句话说,风土指的是影响葡萄酒风味的特定产区的特定气候、特定土壤以及特定地形等因素。葡萄园风土是决定酿酒葡萄质量的先天性条件,没有得天独厚的风土,就没有倾国倾城的美酒

  首先,必须要提到一些生物谱系学的知识:葡萄藤属于葡萄科,这个科下有14个属,上千个种,其中大家最感兴趣的葡萄属主要分布于北半球的温带区域。这种葡萄属下面还有两个亚属,其中的线余个种,而其中存在于欧洲和亚洲地区的酿酒葡萄又涵盖了成千上百种葡萄亚种,它们都是自然杂交而成。而葡萄品种则是不同的葡萄亚种之间自然杂交和人工选择共同作用下的产物。人们使用“葡萄品种”这个术语来描述那些拥有形态和工艺共性的葡萄单株。葡萄品种正是随着时间推移葡萄品种因为某种一致性而被识别出来并赋予一个唯一的名字。然后品种得到繁殖。风土概念中的葡萄品种因素

  葡萄品种是风土概念中的一个基础因素。人们一般根据气候和土壤来对其进行选择,而有些时候,在欧洲,人们也会根据一些建立在地域传统上的法律限制来做出选择。在对葡萄品种的选择中,气候是一个主要的考量因素。有些葡萄品种在温和气候下表现更出色,比如梅洛,黑皮诺;而另一些可能更偏好较热的气候,比如西拉和歌海娜。大量的研究都精确解释了这些概念,同时也提出了各种划定潜在产区的判断指标:比如法国学者休格林提出的光热指数,就是判断气候类型最准确的指标。根据您所处的地理区域,葡萄种植者要对可能种植的葡萄品种进行选择,既不能熟得太迟,也不能熟得太早,能否达到完美的成熟度是关键的选择标准

  在不同的地域,气候的时空多样性有时会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朝向,海拔,是否附近有大片水域,如海洋、江河、湖泊等。这些因素都将在一个大气候里产生不同的局部小气候。因此,一部分气候的局限可以由土壤类型和地块的朝向来弥补。一块朝向为南,温度较高的土壤可以让葡萄品种在北半球种植的范围扩大到更北边,在南半球种植的范围扩大到更南边。土壤温度低可以抵消气候温度太高的影响。不过,这种弥补效应的影响是很有限的。在大多数情况下,把葡萄品种种植在它能承受的最北边的气候中时,能收获品质最优的葡萄酒。而当某种葡萄品种被种植在比它偏好的气候温度更高的环境中时,它所酿出的葡萄酒常常会失去入口的细腻,优雅和长度,尽管有时也会因此在口感中段获得更强的力量感

  某些葡萄品种在生态方面的可塑性比其他品种要强:它们可以在各种不同的条件下酿出优质的葡萄酒,比如赤霞珠。而另一些葡萄品种则反复无常,如果想用它们酿出品质优良的葡萄酒,则需要对种植条件有更明确和细致的要求。总的来说,每种葡萄品种都有最适合它们的土质:赤霞珠喜欢“扎根在暖和的地方”,如果可以这么表述,它们偏好温暖的砂砾土质。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它是梅多克地区和波尔多格拉夫产区的主要葡萄品种,而与此同时,也可以把它种植在那些温度更高的产区,比如加利福尼亚的纳帕谷。梅洛则相反,喜欢升温和散热都比较慢的所谓“凉性土壤”,比如黏土或者钙质土

  在波尔多地区,这种土质更多出现在圣爱美隆和波美侯产区,这也是两个梅洛称王的产区。梅洛在所谓新世界国家的葡萄种植区分布的相对较少,因为那些区域常常有比波尔多地区更热的气候。气候中日照太强时,梅洛就会失去细腻。自从19世纪末期葡萄根瘤蚜虫的肆虐,葡萄种植者就养成了把他们的葡萄品种嫁接到美洲葡萄根茎上的习惯,美洲葡萄的根茎也就是所谓的葡萄“砧木”。这种风潮改变了葡萄品种和土壤之间的关系,也给植物带来了新的特性:比方说,某些砧木使植物更加茁壮,而另一些砧木则使植物能够更好地抵抗干旱或者土壤中超量的钙含量

  法国是世界上葡萄品种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对于所有非欧洲国家的葡萄酒产区来说,法国丰富的葡萄品种都是它们的葡萄园发展和改良的源头。一代又一代的酿酒师致力于寻找到葡萄品种和地域之间的完美结合,对于酿酒师来说,寻找到能够体现风土味的葡萄品种才是最核心的

  在欧洲,酿制入门级葡萄酒时,人们总是寻求产量的最大化来选择葡萄品种,而在酿制非入门级酒款时,则根据品质最优化做品种选择。“新世界”葡萄种植简史

  当欧洲人建立新的海外殖民地时,他们也带去了葡萄种植文化。过去的葡萄品种种植主要受农艺学因素影响,而随着这些新世界殖民地的葡萄酒出口量逐渐增大,葡萄品种的栽植开始更多被商业因素影响。人们渐渐觉得必须要用赤霞珠或者霞多丽来酿酒,因为二者都曾在法国酿出伟大的葡萄酒,而且又广受市场认可。当市场的需求开始受到风土概念的影响,选择葡萄品种的理由也因全新的标准而彻底变化了。这种趋势在20世纪的最后25年尤为显著。大量不知名的葡萄酒在消费主义大潮下应运而生。今天,这些新世界国家在选择酿酒葡萄品种时,开始更多考虑风土的因素。真正意义上的新葡萄酒出现了

  举例来说,1998年新西兰种植的两种主要葡萄品种分别是酿制白葡萄酒的霞多丽,产量占总量的23.1%,和酿制红葡萄酒的赤霞珠,占总量的9.5%。2014年,新西兰种植面积最广的葡萄品种变成了长相思,占总量的56.7%。而红葡萄品种中,黑皮诺取代了赤霞珠的地位,种植面积达到15.8%。从上述这个惊人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非欧洲国家适应它们当地风土的能力

  在不同产区的葡萄园里,葡萄树的种植土壤组成成分不尽相同,不会出现只用一种土壤来种植葡萄树的情况。但在特定产区里,一些独特的土壤对葡萄树的生长发挥着独一无二的作用,因此也会赋予葡萄酒独特的“风土”之情

  因此,人类需要懂得优化这种联姻。从这个角度来看,在强化风土的表现力方面,生物动力法是成功的关键所在。在欧洲,一代又一代的酿酒师致力于寻找到葡萄品种和地域之间的完美结合。在那些新的葡萄酒产区,酿酒师们一直在努力寻觅,可能很快就会有所收获。对于一个酿酒师来说,寻找到最能体现土地风味的葡萄品种才是最核心的。是葡萄品种综合了土地和宇宙的语言,而不仅仅是表达了自我。在一个全球化竞争的市场中,只有那些独特而真实的葡萄酒才能称之为卓越



相关推荐:



地址:天朝天堂路99号 电话:+86-123-4567 传真:+86-765-4321

Copyright © 2019-2023 彩乐网 版权所有  ICP备********号网站Sitemap|导航地图